<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技術正在改變時尚業

    將本文分享至:

    “我們假想一場秀需要花費75萬美元,如果最后能獲得75萬條推文或是Instagram上的圖片,那的確很明智。對于這些新的設計師來說,Instagram這一代消費者的參與開始變得很重要

     

    “我們假想一場秀需要花費75萬美元,如果最后能獲得75萬條推文或是Instagram上的圖片,那的確很明智。對于這些新的設計師來說,Instagram這一代消費者的參與開始變得很重要。”

    “如今奢侈品界談論高科技,就像談論高跟鞋一樣普遍。”Vogue國際版主編Suzy Menkes如此評論。

    在今年的紐約時裝周上,美國品牌J.Crew的模特們沒有走臺,只是在林肯中心的秀場上像店內陳設品一樣集體站了下臺。韓裔設計師Yoeh Lee干脆讓模特在曼哈頓街邊就走了起來,頭頂就是用于施工的腳手架。

    到了周末,大批時尚編輯飛往了加州,有人打趣說,蘋果發布會才是紐約時裝周最重要的“時裝秀”。后來人們看到,iWatch在巴黎時裝周上確實搶了不少風頭。

    你并不需要在現場,可能也沒有讀過Suzy Menkes的評論,但這不妨礙你在第一時間看到這些“秀”。它們同步于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平臺之上。

    一切變得即時。

    以前,Suzy Menkes這樣的時尚主編通常坐在秀場第一排品頭論足,但現在,人人可以參與評論—只要擁有一部智能手機。

    “時尚應該屬于每個人,特別在這種全球化的世界,”在這個行業幾乎寫了一輩子、已經70多歲的Suzy Menkes習慣了這樣的現實,“當然對像我這樣以此為職業的人來講,這看上去非常困難。任何人都可以寫博客,可以有自己的意見,但傳統意義上,我們都追尋‘學者或是有經驗的人的意見’”。

    9月7日,有著巨大落地玻璃窗的紐約Spring Studios內的Diane von Furstenberg(下稱DVF)秀場上,幾乎所有人都在焦慮地在尋找手機信號。“時尚和技術?”時裝設計師DVF在后臺接受《第一財經周刊》訪問時說,“你在時裝周上能看到,遍地都是網絡和技術。”她還尖銳地提出,“再過幾年,人們都要到網上走秀了。”

    徹底的“網上走秀”不會很快發生,但在這些社交媒體刺激之下,時裝周的確變得越來越喧鬧。這些“噪音”能夠吸引到普通人更多的“贊”,更適于在Instagram上傳播,但它們離曾經的時裝周的確越來越遠了。很長時間以來,一年兩季的四大時裝周本是買手和時裝編輯的小范圍行業活動,如今直播和其他技術手段的侵入,將它變為一場面向消費者的文化現象,喧囂而躁動。

     

    Polo Rauph Lauren在紐約中央公園租了一個湖,打造了18米高的水墻來展示一些4D圖像。結束時,Ralph Lauren幽靈一樣地出現,又在水幕中消失了。

    秀場直播變得越來越流行。時裝設計師Tom Ford一度抵觸秀場被拍照,擔心泄露出去,但從這一季開始,他的秀場也開始直播。在接受媒體集團康泰納仕(Condé Nast)旗下網站Style.com的采訪時,他甚至表示,“Instagram比雜志采訪和評論更有影響力。”Prabal Gurung、Donna Karan、Marc Jacobs和剛剛離世的Oscar de la Renta,則更早開始嘗試秀場直播。“直播這件事在體育賽事里早就習以為常,為什么不能用在時裝周上?”時尚趨勢預測機構WGSN的全球高級編輯Rachel Arthur認為這是大勢所趨,“倫敦時裝周這一季超過90%的秀在直播,上一季是80%。”

    最初是秀場開始直播,而現在每季時裝周都在發生變化,“所有的做法都是令走秀更加民主化。”在Arthur看來,這一季紐約時裝周上,不管Gareth Pugh與雷克薩斯合作的多媒體秀,還是Opening Ceremony上演的舞臺劇,都在更多與消費者的體驗相結合,當然,它們同樣成為了Instagram上的話題制造者。

    Style.com的總編Dirk Standen當天也出現在DVF的秀場上。他覺得,“如今的設計師能用一種以往難以想象的方式,在全球迅速成名。時尚成了一種娛樂形式,就跟好萊塢一樣。”現在蘋果公司的Angela Ahrendts曾擔任Burberry的CEO,有過類似的說法,“我們不再是在時尚工業,而是在娛樂工業當中。”大概在十多年前,Style.com就能做到時裝秀結束后24小時內發布照片,而現在人們可能連1小時都等不及。J.Crew甚至會選擇讓一些Instagram上的活躍用戶先進場——所有人到達前,它已經在網絡上散布了一番。

    一旦用娛樂業的視角去看待這一切,一切都不會太令人驚訝。Rebecca Minkoff在這一季全部秀開始之前,在Instagram上發出了一些照片,一種是靛藍色,一種是印花,讓人們選擇哪種更好。Arthur覺得“這并不復雜,卻讓人們感覺參與其中。”Fendi甚至動用了無人機,雖然看上去這跟時裝一點關系都沒有,但人們卻因此在不斷地談論它。你可能也留意到Rauph Lauren新一季服裝的智能面料,上面布有傳感器,顏色和材質可以隨外界聲光電的變化而變化,但Polo Rauph Lauren的秀顯然被談論得更多。它在紐約中央公園租了一個湖,打造了18米高的水墻來展示一些4D圖像,效果如同邁克爾·杰克遜幾年前的月光漫步。服裝雖然看上去模糊不清,但這似乎也毫不重要。等到結束時,Ralph Lauren幽靈一樣地出現,又在水幕中消失了。這段炫目的視頻在YouTube上的點擊量將近7萬。

    見證了這一切的Suzy Menkes認為這些品牌再也不需要等待文字的傳播,而迅速將自己展現給了全球。在加入Vogue雜志之前,她曾在《國際先驅論壇報》從業幾十年,重要時裝秀現場幾乎不缺席。這意味著有時候一天就要撰寫關于6個品牌的時裝評論,甚至在現場就開始寫稿。“我們假想一場秀需要花費75萬美元,如果最后能獲得75萬條推文或是Instagram上的圖片,那的確很明智。對于這些新的設計師來說,Instagram這一代消費者的參與開始變得很重要。”

    不僅是品牌,時裝周自身也希望在較量之中增強自己的存在感,技術就成為了創造差異的手段。NET-A-PORTER創始人Natalie Massenet不久前稱,希望倫敦成為“最技術化的時尚資本之都”。78%在倫敦時裝周開始前接受英國時尚協會調查的受邀者表示會發推文,最終有30萬條推文和10萬張以倫敦時裝周作為標簽的Instagram照片。

    這種第一時間看秀和展現的急切心理,也蔓延到消費層面。傳統的時尚周期需要等待4到6個月,產品才可以到達貨架,而現在人們希望更快獲得T臺上的服裝。毫無疑問這種即時獲得的心態是電子商務培養的。能及時預訂秀場服裝的網站Moda Operandi在過去幾年內人氣迅速增加,快時尚品牌Topshop走得更加極端,在今年倫敦時裝周上,人們可以在看秀當天就在店內買到T臺上的6件服裝和配飾。

    “Topshop模糊了不同季節之間的差異,令消費變得‘跨季’,”Arthur評論說,“它無需經過買手,但其他很多品牌不會這么靈活。”

    網友評論 >

    以做手機的態度做食

    對于吃這件事情,中國人有絕對的發言權。熱播的《人生一串》、《舌尖上的中國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甘肃快3走势图表
    <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吉林快3走势推荐 福建时时号码 十三水 体彩走势图排列 2018海南环岛自行车赛时间安排表 32张牌的玩法口诀 河内五分有漏洞吗 时时彩奖金1996的娱乐平台 东方6+1app 加拿大卑诗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