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可持續”陶醉

    將本文分享至:

    作為葡萄酒新世界的生力軍,新西蘭不僅年輕,更以小產而出名。在上個世紀90年代早期,新西蘭葡萄酒產業邁入一個急速擴張發展的階段,很多新的酒莊主完全由新手起步著手學習釀酒。

     為葡萄酒新世界的生力軍,新西蘭不僅年輕,更以小產而出名。在上個世紀90年代早期,新西蘭葡萄酒產業邁入一個急速擴張發展的階段,很多新的酒莊主完全由新手起步著手學習釀酒。沒有了傳統規則的束縛,新西蘭酒莊更能接納全新的種植和釀造理念,“可持續的葡萄酒釀造”也在這個時刻被擺上了臺面。1995年,新西蘭葡萄酒可持續發展協會(Sustainable Winegrowing New Zealand)在酒農酒商的自發組織下應運而生。

    協會信奉的“可持續發展種植方法”比起“有機”要寬泛許多,是指以不破壞環境的方法進行葡萄種植。將種植環境作為一個整體來考量及監督,包括生物多樣性、土壤、水分和空氣、能源、蟲害抗藥性等。允許使用人工制劑,但要求不能或產生最少的化學殘留。而在釀酒過程中,也要求最小限度地加入添加劑。

    “作為家族企業,我們總希望為下一代留下些什么,而保護資源也是我們始終奉行和堅持的發展目標。”在奧克蘭的新瑪利莊園,莊主兼創始人喬治爵士(Sir George Fistonich)多次向《第一財經日報》重申酒莊對于葡萄酒產業可持續性的關注。這個規模極大的葡萄酒企業在新西蘭的南北島多處產區都擁有自己的葡萄園,并且積極參與可持續耕作和生產的嘗試與推廣。新瑪利莊園是第一批加入到可持續發展協會的成員之一,2009年又成為首批從葡萄種植到裝瓶全過程獲得BioGro有機認證的新西蘭酒莊。

    當然,參與到可持續發展項目的葡萄酒莊園不止這一個。自2007年新西蘭葡萄酒協會(NZW)發布可持續發展政策以來,目前已經有430多個會員,與此同時,通過更嚴苛的有機認證的葡萄園也正在迅速增加。目前,新西蘭全國的葡萄種植面積為3.36萬公頃,做到真正有機的已接近1800公頃。從可持續到有機,是下一步的推進目標。

    讓動物“管理”葡萄園

    在這場全行業的可持續運動中,北島的馬爾堡產區始終走在前列。馬爾堡的莊園主,已經在探討從種植原生植物、杜絕非原生植物種植、為本土野生動物提供棲息地、濕地保護、人工水體營建等方面入手,建立了生物多樣性示范區。

    伊蘭酒莊坐落于阿瓦特雷山谷的山腳下,毗鄰大海。酒莊保留和開辟了25塊水塘濕地,栽種了7.5萬棵本地原生種類樹木和麻類植物。記者看到一些濕地邊上還建造了幾間雞舍,有雞群散養在附近的葡萄田里。酒莊總釀酒師塔爾瑪·華盛頓(Tamra Washington)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這是酒莊的新嘗試,希望能靠雞群吃掉一些昆蟲。而濕地和草木抑制了水土流失,改善了這些海邊荒坡的土質,讓葡萄藤能更好生長。“我們還給這些雞播放古典音樂,好讓它們有個好心情!”

    除蟲并非只有散養雞能勝任。在馬爾堡,有一個名為“為葡萄保護獵鷹計劃”(Falcons for Grapes)的野生動物保護項目,旨在通過利用一種被稱為“卡拉基亞”(karakea)的瀕危新西蘭本地獵鷹作為天然的除蟲害衛士,這項計劃已在馬爾堡的多座蒙大拿葡萄種植園內得到推行,在伊蘭酒莊內也養著兩只卡拉基亞獵鷹。

    在諸多生態嘗試中,最有趣的要數利用綿羊除草的舉措。幾年前伊蘭酒莊從英格蘭引進一種“娃娃羊”(Babydoll Sheep),這種迷你綿羊身材矮小,只能長到45至60厘米高,無法傷及葡萄樹或吃到果實。這些形象超萌的“有機除草員”不僅幫助酒莊有效減少了機械除草和柴油使用量,后來簡直成了酒莊的“代言羊”,很多來品酒的客人都要去看看它們。從去年開始,這些由迷你綿羊“打理”的葡萄園被區別開來加以特別對待,三款以“Babydoll”為名的系列單一葡萄酒款上市了。“受到迷你綿羊的靈感,我在釀造這幾款酒的時候也傾向于展現葡萄清爽怡人的風格,在市場上很受歡迎。”塔爾瑪說。

    為了獲得更自然的施肥方式,目前新瑪利莊園在種植區旁建立了完整的蚯蚓培育農場,蚯蚓的飼料來自廚房及員工餐廳的殘余食物和有機廢棄物。有機管理的葡萄園間還種有野花,據說這樣做能豐富土壤結構,吸引益蟲。“在新西蘭,得到可持續發展協會的認可并不簡單,而獲得BioGro有機認證更是難上加難。”新瑪利莊園釀酒師賽門·菲爾(Simon Fell)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酒莊在踐行有機種植上并不是一帆風順。早在1999年,他們最初計劃在北島的霍克斯灣開墾200英畝有機葡萄園。“當時我們懷抱雄心壯志,卻因缺乏大面積除蟲、除草的對策,而一度受滯。”賽門說,當時酒莊不得不將葡萄園分為易于管理的小模塊進行有機種植,直到2007年才獲得了21公頃土地的BioGro有機認證。

    一瓶酒的碳足跡

    對于“可持續性”而言,碳排放已是不可避免的核心話題之一。2010年底,新西蘭馬爾堡的莫比爾斯(Mobius)長相思葡萄酒成為第一款通過英國碳基金認證并標記碳足跡的葡萄酒。標簽上清楚地寫明了運輸冷凍過程和碳排放量:這瓶酒在新西蘭售賣時的碳排放是140克,而運到澳大利亞售賣后,碳排放則變成了190克。莫比爾斯公司經理克雷格·弗勒斯(Craig Fowles)曾說:“碳標簽讓人們知道哪些產品在積極地減排。消費者選擇這些產品,就是選擇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事實上,在新西蘭本土也為碳排放制定了嚴格的標準,排放測量與減排計劃CEMARS就是其中之一。在這項認證給出的減排計劃當中,往往會包括“更多地使用螺旋塞”這一條。

    “人們對螺旋塞其實還是有很多誤解,尤其是關于紅葡萄酒必須通過軟木塞才能有所呼吸和發酵的說法。”霍克斯灣的象山(Elephant Hill)酒莊經理文斯·拉波特(Vince Labat)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螺旋塞不僅不會影響葡萄酒質量,而且更加低碳環保。2010年,憑借多個創新的能源系統,新瑪利莊園獲得了CEMARS認證,這不僅僅是全線使用螺旋塞的功勞,更多的是酒廠在能源技術上的努力。在新瑪利莊園位于奧克蘭和馬爾堡的兩座釀酒廠都裝有熱能回收系統,該系統將制冷站的廢熱儲存起來,用于釀酒過程。回收的熱能在發酵前和發酵過程中給葡萄汁加溫,也用于裝瓶之前給葡萄酒保溫。由于當地日夜溫差大,酒廠還裝置了夜間空氣冷卻系統,將夜晚的冷空氣引入倉庫來維持最佳溫度,以節省能源。

    而為了做到“零碳”,彼特·伊蘭和他的團隊也制定了許多措施。每年莊園都要剪下大量的葡萄藤,而傳統做法是付之一炬,灰燼用于肥田。伊蘭酒莊卻建造了兩套特別的焚燒及能源轉換設備,用于為酒莊供暖,還能發電。此外伊蘭酒莊還測量了從燃料、用電、肥料、垃圾處理、包裝工序到員工差旅的每個環節,將對碳排放量的控制精確到每天,并制定相應的月度、年度補償計劃。

    據統計,2013年度,新西蘭收獲了近35萬噸葡萄,比最高紀錄的2011年產量提高了5%,比起產量較低的2012年更是增加了28%。喬治爵士說:“這個數字的實現有些不可思議,但又在情理之中。新西蘭葡萄酒產業在葡萄種植和釀酒工序方面的可持續發展早已達成了長久的共識。而事實也證明,可持續發展的投入都是值得的。”

    網友評論 >

    以做手機的態度做食

    對于吃這件事情,中國人有絕對的發言權。熱播的《人生一串》、《舌尖上的中國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甘肃快3走势图表
    <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十一选五开奖皖结果 NW新世界棋牌网址 天津时时直播 内十一选五 新时时开奖将结果 百灵游戏中心官网 领头羊时时彩计划网 重庆时时的平台 江西快3开奖最新预测 内蒙古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