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医保基金为何还要严控药费

    将本文分享至:

    医保基金为何还要严控药费   2018年医保支出为17608亿元,2017年则为14422亿元。据?#24605;?#31639;,2018年医保支出增长了3186亿元,增长率为22.1%。虽然在绝对金额上,医保支出的增长不

     医保基金为何还要严控药费

     

       2018年医保支出为17608亿元,2017年则为14422亿元。据?#24605;?#31639;,2018年医保支出增长了3186亿元,增长率为22.1%。虽然在绝对金额上,医保支出的增长不及医保结余,但增长率上前者超过了后者。

      如果对比历年的医保基金结余和支出数据可以发现,医保的管理机构将医保结余的可用年数(医保结余/当年医保支出)控制在1.3以上。

      对比医保收入和支出的增速也可以发现,医保的管理机构尽量让支出增速不高于收入增速:

      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医保管理机构以具体哪个指标为准去维持医保的收支平衡且有结余,但这些数据清晰地显示出医保整体上“以收定支、确保结余、能抗风险不穿底”的管理原则。

     

      目前国内医保分为两类,一类是职工医保,另一类是?#29992;?#21307;保。

      职工医保由职工的就业单位及职工本人共同缴纳,各地费?#20107;?#26377;不同,但就业单位及职工合计缴纳的比例大多居于员工税前月薪的10%~12%之间。这一比例很高,因此职工医保的支出基本可由保费收入及职工医保结余产生的利息来覆盖,对财政补贴的?#35272;到?#23569;。根据财政部《关于2017年全国社会基金决算的说明》,2017年职工医保的收入为12134.65亿元,其中基本医疗保险费收入11224.43亿元,财政补贴收入103.53亿元;支出9298.36亿元。但职工医保的覆盖面?#38505;?018年的参保人数仅为3.17亿人。

      注:财政部历年来《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中,2009年至2013年的财政补贴数据并未公布,因此图中显示为零

      ?#29992;?#21307;保包括城乡?#29992;?#21307;保和新农合。2018年的参保人数为10.27亿人,覆盖大多数国民。?#36824;?#26681;据财政部《关于2017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2017年?#29992;?#21307;保的支出为6121.16亿元,?#23545;?#20302;于职工医保。另外,?#29992;?#21307;保的收入极大地?#35272;?#36130;政补贴。2017年?#29992;?#21307;保收入6838.33亿元,其中缴费收入1812.72亿元,财政补贴收入4918.68亿元,也即收入中的71.9%来自财政补贴。

      注:2014年以前的《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中并未说明?#29992;?#21307;保收入中具体的财政补贴收入数字,但考虑到后续年份的其他收入较低,因?#24605;?#31639;时假设除个人缴费收入外的收入均为财政补贴。

      由于财政补贴金额并不总是公布,为?#28010;?#25972;个基本医疗保险(即职工医保加?#29992;?#21307;保)中的财政补贴金额,简单假设医保结余的年利息收益率为4%,且假设总收入减去职工医保的保费收入、?#29992;?#21307;保的缴费收入及医保结余的利息收入后,剩下的部分皆为财政补贴,则计算结果如下图所示:

      注:根据历年来财政部《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的数据计算,原?#38469;?#25454;与医保局《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略有差异。

     

      2019年2月24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播出了一期节目《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其内容主要是讲诉“辅助用药的乱用甚至是滥用,加重了患者负担,也增加了医保开支”、“成为过度用药和利益输送的重?#26234;?rdquo;,以?#19981;?#30465;卫计委控制辅助用药的使用作为正面案例,且引述了官员的话“挤掉了这一部分的费用”、“这种费用腾出来的空间,用于调整医?#21697;?#21153;价格,用于薪酬制度的改革”,并在节目最后提到“一份全国性的辅助用药目录呼之欲出”。

      对医务人员?#25237;?#26381;务的定价过低,甚至沿用十多年前的医?#21697;?#21153;价格,以至于医务人员必须通过药品才能获得合理的报酬,即所谓“以药养医”,这是国内医疗体系的痼疾。这不仅制造了大量的“灰色地带”,也带来了高昂却不必要的摩擦成本。

      从这期《焦点访谈》中卫健委官员的思路看,未来医改的?#36739;?#21487;能是提高医?#21697;?#21153;的价格、提升医务人员的薪酬,从而让医务人员的合理报酬可以直接通过薪酬来实现,同?#20445;?#28040;除高昂的摩擦成本后,用药将更加合理,药价?#27493;?#26356;?#25317;?#24265;。

      实际上,2018年卫健委和医保局对辅助用药的控费收效显著。根据?#25104;?#24066;中引述的IQVIA数据,截至2018年11月份,大医院医药市场同比增长了3.3%,但辅助用药下降了7.4%,而治疗性用药增长了11.0%,对照非常显著。

      在对辅助用药的控费取得了显著成效后,2018年12月份,医保局通过“4+7集采”,大幅降低了部分治疗性用药的价格,消除了这些品种高昂的摩擦成本。如果未来“集采”模式被推广,那么这将为医?#21697;?#21153;价格改革留下?#21496;?#22823;的操作空间,“以药养医”的时代或将?#25112;帷?/p>

     

      上述三点皆为医保控费的短期因素,人口结构的变化则是长期变量。我们的邻国日本的统计数据完善,可供借鉴参考。

      根据日本厚生?#25237;?#30465;每年发布的《国民医疗费》报告中的数据可以计算出65岁及以上人士与65岁以下人士的人均医疗费的对比,大体上前者是后者的4倍左右。

      而根据2016年的《国民医疗费》报告,各年龄层次的人均医疗费分布如下图所示:

      那么,假设国内各年龄层次的人均医疗费分布状态与日本相同,那么未来对医保会有多大的压力?

      对长期人口结构的预测涉及到诸多变量,相对复杂,在这里采用联合国对中国人口预测的中值数据。?#36824;?#22312;这里必须指出,部分学者,如易富贤博士,对联合国的预测有不同意见,认为联合国的预测过于乐观。下面的这组图中,第一张图是2010年人口普查的实际数据,后续的图均为预测。

      以2010年为基数,假设除人口数和年龄结构外的其他?#38382;?#22343;不变化(药价不?#38505;恰?#29992;药结构不变化等等),计算未来国民医?#21697;严?#23545;2010年的倍数,如下图所示:

      同?#20445;?#36824;必须考虑到,未来15至65岁的?#25237;?#20154;口的数量和占比均会下降。这对职工医保的影响巨大,因为这会令缴纳保费者减少,而使用医保者增加。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37322;?#30340;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排行榜

    • 评 论 最 多
    • 点 击 最 多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38469;?#25903;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32622;?#20307;中心

    甘肃快3走势图表
    <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
    <sup id="ggce2"></sup>
  • <dl id="ggce2"><menu id="ggce2"></menu></dl><dl id="ggce2"></dl>
    <dl id="ggce2"></dl>
    <tbody id="ggce2"><small id="ggce2"></small></tbody>